服务项目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新闻详情

12腰身一挺强行进入

作者:爆大奖-永利爆大奖线路检测-爆大奖官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23 04:54:57    
  

  她爬起身,却发现双手被绑住了,而且,身上只剩丝衣遮身,外衣已被脱下。她心乱如麻,想着这次是不是和上次一样,只是试探而已。

  寝殿只有一盏宫灯,昏影重重,却有一种暧昧、迷离的感觉丫。

  他只着明黄丝衣,虽然只是坐在她身边,她却觉得他极度危险,也许下一刻就会翻脸无情。

  她竭力稳定心神,千万不能乱,要冷静、冷静……

  “你随母后回慈宁殿,皇弟望着你,面色沉重,好像预料到你会出事。”楚明锋语声冰冷媲。

  “王爷杞人忧天罢了。”叶妩苦笑,挣扎着坐起身,“陛下,能不能先解开小女子的手?”

  他转头看她,恍若没有听到她的话,“你献给母后的那支舞,以后不许再跳,只许在朕面前跳!”

  他的手指轻轻抚触她的腮,“因为,从今往后,你便是朕的宠妃。”

  她瞠目结舌,心咚咚咚地跳起来……他决意宠幸自己?

  “陛下三思……”她结结巴巴地说道,“沈大人还没……”

  “朕自有主张。”楚明锋陡然伸臂,攫住她的身,揽在胸前,“那个潇湘楼的琴师很该死!”

  “他只是舞伴,没有他,小女子怎么跳舞?”她心中骇然。

  这对楚氏兄弟怎么都喜欢吃醋?不过,身为帝王的楚明锋比晋王暴戾多了。

  想到此,她不由得担心林致远,楚明锋会不会对付他?

  叶妩赶忙道:“是小女子让他这么跳的,恳请陛下不要怪他。”

  他带着火苗的手描摹着她的香肩、锁骨,缓缓下滑,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,“当他牵着你的手、抚着你的腰、抱着你的身、与你跳着暧昧缠绵的舞步,不知在想什么?是否心跳得很快?是否体内的血奔涌不息?是否想永远抱着你、不放开?”

  她解释道:“跳舞的时候一心只想着把舞跳好,根本想不到其他的……”

  “朕不信。”楚明锋打断她,手停留在她的腰际,轻缓地摩挲,“世间的男人都一个德性,即便如朕这般自律的男人,也被你撩拨得耐不住。”

  “陛下不要这样……”叶妩一边应付他一边飞速地想法子。

  “朕一向自诩坐怀不乱。”他的目光在这副散发着雪玉之光的娇躯上流连,“唯有你,打破了朕的定力,让朕欲罢不能。”

  她瑟缩着身子,他在她耳畔低语,热气在她耳边缭绕,“今夜,朕满脑子都是你……”

  她急忙道:“陛下不想离间晋王和沈大人了吗?”

  忽然,丝衣飘落,被他扔在一边。[超多好看小说]她的上半身再无片缕,春光乍泄,那两团雪白、俏立的柔软静静地点缀在这副娇躯上,无声地诱惑着他。

  叶妩心急如焚,如果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绝妙的逃脱法子那就好了。

  由于双手被绑着,她无力反抗,被他压在龙榻上,双手还被他提到头顶。

  “今夜无人来救你!”楚明锋以乖张的语气道,“皇弟不会,沈昭也不会。因此,你无须妄想。”

  他说得对,晋王和沈昭算不到他的心思。他要她留在宫中陪伴孙太后,只是一个借口,一个让人料想不到结局的借口。

  可是,他铁了心宠幸她,她手无缚鸡之力,如何自救?

  楚明锋湿热的唇舌在娇躯温柔地滑行,她不由自主地发颤,没有挣扎。

  他含住乳*峰上的粉色蓓蕾,有条不紊地吮吻、挑*逗,不紧不慢,好似这样就能满足他的***。

  如果说,叶妩对晋王是愧疚,那么,对冷酷、冷厉的楚明锋,就只有畏惧与敬而远之。

  一个令她畏惧的男子,正在侵犯她,她惊惧得心跳过速,五脏六腑扭成一团,四肢紧绷。

  “既然陛下执意宠幸小女子,那么……”眼下,唯一的法子就是以柔克刚,她柔媚道,“小女子愿意成为陛下的人,还请陛下解开小女子的手,让小女子好好服侍陛下。”

  “你以为朕不知你的心思吗?”楚明锋的右掌揉捏她的左乳,用力而邪恶地蹂躏,“你根本不想侍寝!”

  她怒目而视,“陛下宠幸了小女子,小女子不会再为陛下办事!”

  他的嘴角噙着一抹冷酷的微笑,志在必得,“朕只要你当朕的宠妃!”

  绝望越来越浓,叶妩竭力让自己冷静,“陛下横刀夺爱,晋王……会忌恨陛下。”

  楚明锋好似听到了一个无稽的笑话,“朕不在乎,他想恨就恨个够!”他剑眉上扬,宛如锋利无比的剑锋,银光过处,便是见血封喉,“如你这般千娇百媚、勾魂夺魄、举世无双的女子,朕怎能拱手让给他人?尤其是皇弟,朕怎能让他抱得美人归?”

  她悲哀地想,今夜,他不会罢手,就算是霸王硬上弓,他也会把自己分拆入腹。

  他一只手轻轻压住她两只手,让她动弹不了,她只能任他为所欲为……他烫人的吻变得急促、狂野,吻遍她每一寸肌肤……这就是跳出勾魂夺魄的舞的身躯,这就是撩拨男人欲火的玉*体,这就是每晚临睡时浮现在脑海的女子,这就是让他朝思暮想、急不可耐的女子……

  她的一颦一笑,她的一举一动,都让他浮想联翩。

  他从不允许任何一个女子干扰他,可是,偏偏是她――他想利用的女子,占据了他的心,让他不得安生。

  他是大楚皇帝,坐拥江山,享有一切。区区一个女子,他就不信她有多大的能耐能影响自己!只要得到了她,就不会再惦记她!

  于是,他决定:在收拾了瑞王一党之后,收拾她。

  现在,她就在他身下,静静的,应该在想逃脱的法子。他就让她“好好”地想,脱光了彼此的衣衫,赤*裸相对。玉*体柔软,肤如凝脂,纤细的手臂,丰满的胸乳,曼妙的腰肢,白皙的大腿,每一寸肌肤都是诱人堕落的罪恶美色,可是他深深地沉迷了。

  从未有过沉醉的感觉,从未爱过女子的身躯,对他来说,女人只是传宗接代与发泄需求。然而,这具玉*体充满了神奇的魔力,诱使他疯狂地吻她;优雅的脖颈,小巧的耳珠,精致的锁骨,饱满的**,平坦的小腹,他都爱,爱得发狂……

  叶妩集中精神想法子,一定有法子的……一定有的……一定想得到……

  “成为陛下的宠妃,小女子没有异议。”她冷傲道,“不过,小女子曾经发誓,誓不为妾。小女子不做宠妃,只当皇后,陛下给得起吗?”

  “朕想给,就给得起。”楚明锋的眼眸疾速闪过一抹赞赏。

  他用腿撑开她的双腿,很想马上和她融为一体。

  叶妩震骇,心跳猛地加快――她清晰地感觉到,他的坚*挺正抵着自己。

  肿胀得快撑不住了,他的眸色渐渐暗沉,盯着她粉嫩的唇瓣,陡然吻下来。

  她的唇柔软香甜,让他愉悦的是,她竟然张唇迎接他……唇舌纠缠,你来我往,呼吸立时急促起来……

  这个热吻,让他的血液如浪潮般汹涌地袭向他的脑门,他觉得自己热得快爆炸了。

  楚明锋勃然大怒,瞪着他,眼中浮现一抹戾气。

  “陛下以为晋王是坐怀不乱的君子吗?”叶妩冷嘲热讽地笑,“小女子与晋王早有夫妻之实,陛下只不过是拾人牙慧、穿破鞋罢了。”

  “你何必自轻自贱?”他的脸膛暗了三分,交织着欲火与怒火,“纵然如此,朕也不会放过你!”

  他将她的双腿分得最开,对准那幽秘的芳径,腰身一挺,强行进入!

  又紧又涩的甬道紧密地包裹着他,让他不由自主地轻颤。

  与此同时,叶妩惊叫一声,全身僵住,不敢动。

  那种撕裂的痛,和上次一模一样,铺天盖地,直要将自己撕成碎片。

  楚明锋知道她的身躯还没准备好,却控制不住那把炙烈的火,迫不及待地挺进,挺到最深处。

  她从惊愣中回神,被绑住的双手用力地打他、抓他的脸,跟他拼命似的,状若疯妇。

  本想用晋王激怒他,让他觉得穿皇弟的破鞋丢面子,从而罢手、放过自己,没想到他铁了心肠,不管她是否清白。

  她顾不得其他,激烈地反抗,凄厉地叫嚷:“滚……滚啊……滚出去……”

  楚明锋扣住她的手,制住她扭动的身,持续地律动起来。

  热泪涌出,从眼角滑下,叶妩想掀翻他,却力不从心……已成事实……

  沈昭,你无所不知,猜得到你的陛下今夜的心思吗?

  前胸后背都是汗,然而,他从未有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欢爱感觉。他一次又一次地撞击,攻城略地,品尝世间最***的滋味。

  终于征服了她,终于得到了她。这种满足感,和一举歼灭瑞王一党的满足感一模一样,给予他无限的痛快。

  叶妩不反抗了,也不觉得疼了,只觉得男女之间的水乳交融那么恶心、那么令人绝望。因此,她如死一般,闭上眼,不看他。

  寝殿的烛影越发昏暗,明黄色帷帐轻轻地晃动。

  精悍的身躯伏在女子身上,节奏与力度控制得很好。

  那***的轻响,那浓郁的欲色味道,那身躯相撞的声响,活色生香,火辣火爆。

  男女的裸身交叠在一起,男身的肤色较黑,女身如雪如玉,却都布满了汗珠。

  泪水断断续续地涌出,叶妩绯红的脸布满了泪水与汗水,染湿了鬓发,分外凄楚可怜。

  楚明锋放慢了速度,低头吻她的唇,她却迅速转开头。

  如此举动,激怒了他。他立时加大力度,强悍,暴戾,好像要将她捣烂。

  利如刀,狠如枪,把她的身躯彻底地占有;身不痛了,心痛,他的利器切割着她的身,一片又一片地割下来,血肉模糊,鲜血淋漓。

  叶妩绝望而冰冷地忍受着,等着酷刑的结束,好似等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……

  他感觉自己快爆炸了,抱紧她,抽送越来越快,越来越狠,一步步攀上高峰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她也感觉到那种奇妙的欢愉。随着他的律动,那种欢愉感越来越强烈,刺激着她,也控制了她的身子,让她喘得越来越厉害,让她不由自主地紧缩、颤抖。

  突然,楚明锋戛然而止,在她体内释放了所有。

  而她也感觉到他的搏动,感受到那种***蚀骨的滋味,全身颤抖,就连脚尖也紧缩着。

  龙榻间仍然弥漫着***的味道,那健硕、魁梧的身躯点缀着豆大的汗珠,看起来是一具相当完美的男子胴*体,具有无限的诱惑力。

  楚明锋调整好气息,轻轻地吻她,在她的香肩、脖颈、锁骨之间流连。

  她用双手抬起他的头,粗声恶气地骂道:“滚!”

  他微微一笑,“你发怒的样子,就像一只母老虎。”

  “如果我是母老虎,早就扒了你的皮!”她气得忘记了自称“小女子”,或者说,已经不在乎。

  “无妨,朕就让你扒光皮。眼下你与朕不就是赤身相对吗?”他的心情相当愉悦。

  “方才你也尝到那***的滋味,很美妙,是不是?”

  “混蛋!下贱!无耻!”叶妩真想骂他祖宗十八代。

  楚明锋也不生气,只是脸孔绷着,“你已是朕的女人。”

  她咬牙切齿道:“我只当被一只猫咬了一口!”

  这次,他被她的话激怒了,还在她体内的炙热瞬间勃发起来,再次扬帆出海,直捣黄龙,轻而易举地攻下领地。

  叶妩震怒,却只能默默承受第二次的凌辱与伤害,绝望铺天盖地,笼罩了她……

  也许是太累了,她很困、很累,在自己身上律动的他越来越远,越来越模糊……待他发现时,她已经睡着了。于是,他搂着她,安然入睡。

  睡到半夜,她猛地惊醒,可能是不习惯被人抱着。

  想起不久前***于他,她满腔怒火,真想掐死他。

 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,就无法压下去。她盯着他,心头的恨意越来越盛,目光越来越寒……对,掐死他,不管会有什么后果,只要他死了,就大仇得报了……

  她不再犹豫,轻轻地拿开他的手,坐起来,扼住他的咽喉,用力!再用力!

  **火辣肉戏来袭,爽歪歪的咯~~今天加更,如果喜欢,就把各种打赏砸来吧,那是偶的动力~~

 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(12腰身一挺,强行进入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